注冊 | 登錄讀書好,好讀書,讀好書!
讀書網-DuShu.com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資訊歷史

考古2019-舊石器考古:新發現層見疊出,探起源精彩不斷

距今約一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是人類起源、演化的最早階段,也是人類歷史上最漫長的時段。數百萬年時光中出現過的人類身影和他們創造的物質遺存經歷了滄海桑田的變換,大多已灰飛煙滅;那些幸運地保存在古老堆積中的珍

距今約一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是人類起源、演化的最早階段,也是人類歷史上最漫長的時段。數百萬年時光中出現過的人類身影和他們創造的物質遺存經歷了滄海桑田的變換,大多已灰飛煙滅;那些幸運地保存在古老堆積中的珍貴遺存也因自然作用、人類社會發展建設、戰火等或多或少遭受了毀滅性的破壞。然而,考古工作者的使命,就是通過田野調查與系統發掘,與消逝的祖先直接對話,直面古人類生存與演化的各個細節。因此,對于考古人來說,每一年的發現與研究收獲都是振奮人心的,都值得濃墨重彩地記錄。2019,也不例外!

考古發掘

我國因地形地貌和地質堆積特征在不同區域各不相同,大致上可分為青藏高原大區、秦嶺淮河以北的北方地區,以及秦嶺淮河以南的南方地區??傮w來說,北方地區的舊石器遺址發現的數量相對豐富,其他區域次之,但整個2019年,我國舊石器遺址的發現可以說是遍地開花,自西向東,精彩不斷。

首先從世界屋脊青藏高原說起。這個地區的舊石器考古發現一直以來數量相對較少,但始終給我們構筑了很多的想象空間。早在2018年,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高星研究員的團隊,在西藏那曲尼阿底遺址的發現了距今4萬年古人類制作的石器遺存,這為我們探討當時古人群遷徙、石器制作技術傳播或演化提供了重要證據,也為我們探索人類在高海拔地區的適應能力、復原高原古環境、氣候提供重要材料。2019年,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所陳發虎院士的團隊將人類進軍高原的時間推進至距今16萬年。團隊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甘加盆地的白石崖溶洞中,發現中更新世古老型智人的下頜骨,古蛋白研究結果表明,其為青藏高原的丹尼索瓦人,是青藏高原目前最早的人類活動證據,也是除俄羅斯丹尼索瓦洞之外首次發現丹尼索瓦人個體。該發現為探討東亞直立人、古老型智人、和現代人演化及其相互關系提供了新的視角。

甘肅夏河古老智人下頜骨(張東菊 供圖)

再把視野移向中國北方。我國北方中西部分布著廣袤的黃土堆積,這個區域一直以來是舊石器考古的重要區域,以往已經積累了豐富的古人類遺存出土記錄。2019年,這里依然產生了大批新的發現,其中遺址類型多樣,時代涵蓋了距今數十萬年的舊石器時代早期至距今數萬年的晚期。甘肅張家川縣楊上舊石器時代遺址出土了大量打制石器和動物化石,對于研究中國西部地區早期人類的文化和生存適應方式有著重要的意義。該遺址也是隴西黃土高原發現的年代較明確的舊石器時代早期遺址之一。陜西省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位于秦嶺地區的梁山余脈、漢江右岸第三級階地上,距龍崗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僅3公里。洞穴中罕見地保留了距今10-1.5萬年間的人類化石和豐富文化遺存,具有重大的學術意義。該遺址發現的人類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現代人特征,是中國南北過渡地帶秦嶺地區首次發掘出土的早期現代人化石,為研究秦嶺地區晚更新世晚期的人類體質特征、現代人在中國境內的擴散與時空分布提供了十分關鍵的材料。山西吉縣清水河流域的東梁峁遺址也有石器遺存發現,包括小型石片制作的刮削器和尖狀器等,出土動物骨骼種類多為中國北方中更新世的常見種屬,反映了疏林草原的生態環境,根據地層和動物群對比推測遺址形成于中更新世早期階段。天津市薊州區的舊石器考古工作持續十余年,2019新開展工作的朝陽洞遺址填補了天津地區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發現的空白,將天津地區早期人類探源研究向前推進了關鍵一步,根據這項發現,我們已經能夠初步構建出天津地區距今10萬年以來舊石器文化編年序列。研究者認為天津北部區域舊石器時代從早到晚存在從大石片工業至小石片工業,仔到以燧石為主要原料的小石器工業,再過渡到細石器工業技術演變過程。

轉向中國南方。整個2019年我國南方的發現雖然從數量上相對較少,但成果則是非常讓人欣喜的,主要指向湖南臨澧縣條頭崗遺址,該遺址在35平方米的發掘面積內發現包括石錘、石砧、石核、石片、工具在內的各種石制品7300余件,在南方舊石器遺址中較為罕見,其年代約為舊石器時代中期,反映了長江中游一種新的石器工業面貌,為研究華南礫石石器工業的區域多樣性和古人類的技術演變、適應行為提供了重要資料。

陜西南鄭疥疙洞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張改課 供圖)

田野調查

上面總結了本年度所有被正式公布的遺址發掘項目,而除了考古發掘項目以外,田野調查也是我們的工作中較為重要的環節,各種形式的考古學田野調查極大豐富了舊石器時代遺址的數量與類型記錄。本年度報道的考古調查工作以黃河流域最為豐富,涇河流域中下游調查工作新發現晚更新世舊石器地點16處,集中分布在關中平原涇河及支流的黃土堆積上。晉陜峽谷陜西一側延安段新發現5處曠野石器地點,采集石制品556件,部分石制品直接采自于遺址暴露出的黃土地層剖面上,年代約為晚更新世晚期。黃河中下游之交處的平陸縣復查確認和新發現舊石器時代地點共10處,采集石制品共45件。據地層和石制品特征推測,這些地點主要屬于中更新世晚期和晚更新世。山東棗莊市舊石器考古調查共發現新地點4處,調查共獲得161件石制品,其中近1/3采自地層之中,遺址時代大致為晚更新世晚期。

南方地區的考古調查工作也有一定覆蓋。水陽江是長江下游右岸的一條重要支流,流域內宣城麻村舊石器遺址經過考古調查與發掘,調查采集石制品71件,發掘出土石制品78件。遺址埋藏于水陽江右岸第二級河流階地的紅色黏土層中,顯示中國南方礫石工業的特點,推測其時代為大致為中更新世晚期至晚更新世早期。

古人類經過了漫長時間的演化,在更新世最后一個階段,在智力水平、認知能力和對自然環境的適應和主動利用方面獲得了突飛猛進的進步,人類社會從舊石器時代向新石器時代過渡,而這兩種社會形態之交的轉型研究,越來越引起學術界的重視。

舊、新石器過渡時期遺址在南北均有重要發現,這些發現為探討晚更新世晚期以來現代人行為復雜化以及整個社會復雜程度,系統再現從狩獵采集社會向早期農業社會過渡的歷史進程提供了重要材料,為解讀中國現代人出現與擴散模式、舊-新石器時代過渡過程中生計模式的轉變等重大學術問題提供了新的視角。廣東青塘遺址是華南新舊石器時代過渡階段的典型洞穴遺址,洞穴中發現了晚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早期連續的地層堆積,清理出墓葬、火塘等多個重要遺跡,出土古人類化石、石器、陶器、蚌器、角骨器、動物骨骼及植物遺存等各類文物標本一萬余件,建立起距今約2.5萬至1萬年連續的地層與文化序列。長城以北壩上高原的河北康保興隆遺址出土了大量細石核、細石葉、石片及動物骨骼等文化遺物,遺址堆積豐厚,出土遺物豐富,初步構建起了壩上地區北部自舊石器時代末期至新石器時代中晚期的文化序列,是本區域考古學文化命名和分期研究的標桿性遺址。

廣東青塘洞穴遺址(劉鎖強 供圖)

研究進展

田野考古是我們對話遠古人類的手段而非目的,將考古材料轉化成科學認識才能體現田野工作的意義。2019年的舊石器考古研究涵蓋了人類起源、石制品分析、制作技術研究、功能分析、模擬實驗、田野工作方法等諸多方面。下面就這些方面進行一個梳理。

近年來,古DNA研究指示現代人和早期智人如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等存在基因交流,以往古人類起源上的“非洲單一地區起源說”中的“替代”“滅絕”等觀點已無法立足。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高星、李鋒學者等通過對中國發現的舊石器考古材料研究發現,我國乃至東亞地區,石制品原料特點及開發利用方式、石器制作技術、石制品類型、形態與組合特點、區域文化傳統演變等舊石器文化傳統的重要特征具有很強的延續性,阿舍利、莫斯特、石葉等典型的歐亞大陸西側典型元素在有限的時間和有限的空間內在東亞出現,可能指示了間或的交流,而非文化上的主流及人群的替代。北京大學王幼平教授也梳理了晚更新世華北地區石片石器發展歷程,探討石片石器與南鄰的礫石工業、與北部邊疆地區新發現的莫斯特文化遺存,以及與更晚來自西北方向的石葉/細石器技術的交流互動,提出石片石器是華北地區舊石器文化發展的主流,亦是追溯該地區現代人出現與發展至關重要的考古學證據。 

在諸多古人類制作的石器類中,細石葉是研究中國北方舊石器時代晚期人群行為的重要載體。本年度我國多位學者在這個方面進行了深度探索,探討了細石葉技術與社會組織復雜化早期進程的關系,認為細石葉技術使狩獵采集群體流動性提高,但其攫取式獲食方式迫使人類改變生產方式和社會組織方式。定居程度提升又導致細石葉技術優勢喪失。相關的社會組織方式轉變是社會組織復雜化的早期階段,或為徹底定居化乃至進入新石器時代提供了基礎。細石葉技術中楔形石核技術的研究格外引人關注,研究者嘗試運用操作鏈的理念,借鑒“概念型版”的思想,建立細石葉技術分類系統,認為楔形石核與錐形石核、船形石核等的區別不僅僅是形態上的區別,而是整個制作理念上的區別,在此基礎上,就細石葉技術在華北的擴散問題略作討論。細石葉工藝起源亦是熱點問題,中國人民大學陳勝前教授等學者建議未來的細石葉工藝起源研究應該注意厘清概念、明確問題、反思立論前提、拓展范式,從而更好地了解古人行為與古代社會的變遷。

石器功能的判斷一般通過形態分析、微痕分析、殘留物分析、模擬實驗等研究手段。寧夏鴿子山史前遺址發現了大量形態不一、制作精細的尖狀器,研究表明,這些石器的形態特征可能是適應環境的很好例證。同處寧夏的水洞溝舊石器遺址發現大量白云巖質的細石葉和石片,通過模擬使用實驗和微痕觀察,發現細石葉適于裝柄使用,以刮、切、削等利用側刃緣的運動方式效率為高,尖部用于加工硬度較低的動植物效果較好。石鏃作為一種投射類工具,國內的模擬實驗研究開展較少,有關學者以山西吉縣柿子灘遺址環境背景和石器原料為參照,通過微痕實驗,發現射擊類帶尖石制品的重復使用情況可以通過微痕進行佐證。

石器制作方法也一直是舊石器考古關注的重要內容之一。砸擊技術是早期人類最基本的剝片技術之一,享譽世界的河北省泥河灣盆地麻地溝遺址中發現大量的相關遺存,結合石器打制實驗,研究者討論了砸擊法的應用方式、經濟效益、產品辨識特征,在此基礎上分析了砸擊技術的適用情況,并倡導在以后的砸擊法產品辨識過程中應以各地原料為基礎進行實驗觀察,進而對遺址中砸擊法產品進行對比和辨認?;谀M打制實驗在舊石器考古研究中的重要作用,2018年在河北陽原由中國考古學會舊石器專業委員會主辦了“第一屆中國石器打制技術培訓班”,2019年第二屆培訓班移師吉林,學員仍然來自全國各研究機構,以高校教師為主,為舊石器考古研究水平的提高、擴大學科影響力、加強人才儲備提供了重要平臺。

隨著研究手段的發展和研究理念的轉變,舊石器時代考古遺址的發掘和記錄方法也發生著變化。以往學界曾對于舊石器考古發掘使用的水平層發掘法進行探討,本年度繼續有研究者關注此研究方向,以河北泥河灣盆地東谷坨遺址的新發掘為例,研究者詳細介紹了該遺址發掘和記錄的規則以及具體方法,呼吁建立具有科學性和包容性的舊石器時代遺址考古發掘操作規程,對今后的工作具有極大的指導意義。

第二屆中國石器打制技術培訓班(王春雪 供圖)

整個2019年,全國高校相關專業中,十余位碩、博士的學位論文與舊石器考古相關,研究內容涵蓋了石制品分析、年代學、地理信息、古環境、舊石器遺址保護與利用等方面。

2019年,國務院核定公布的第八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名單當中,古遺址167處,其中舊石器時代遺址15處。既有早期發現并開展工作的峙峪、鴿子洞、大巖等遺址,也有近年發現并引起高度關注的尼阿底、通天洞、華龍洞、青塘、磨刀山等遺址。

歲末年初,各省市地區的考古匯報總結會陸續開展,幾乎所有匯報中都有舊石器時代的新發現,較之于二十世紀舊石器研究的清冷局面,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盡管時值隆冬,但豐富的發現和不斷壯大的研究隊伍,讓我們感受到了舊石器時代考古的春風。

(注:本文涉及的內容均來自學術期刊、報紙、網絡媒體的報道,因本人水平所限,難免掛一漏萬,請讀者包涵。)

熱門文章排行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交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c贵丰配资 股票融资率多少算危险 河内五分彩选胆技巧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值 贵州11选5前三连线走势图 北京三快在线科技公司 上证指数涨跌代表什么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海南体彩走势图 股票涨跌是如何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