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回 遁空門惘惘悵情天 遭故劍忙忙逃恨海

恨海 作者:吳趼人


  卻說鶴亭聽得伯和又去了,只長嘆了一聲道:“女兒!這是你的命,我也無可如何的了!”棣華不覺流下淚來。鶴亭也無心再問,搭訕著走了下來,也不去再尋伯和,只索由他浪蕩著去。心中還打算他在外面受盡了折磨,或有回心轉意之日。誰知伯和這番出去,竟至無可跟尋??蓱z棣華寸心如結,說不盡那一種抑郁纏綿,有時他姨娘過來勸慰,倒觸起他思念母親的心事來。從此懨懨成病,茶飯少進,日見消瘦起來。

  張鶴亭愛女心切,想設法尋回伯和,再為解勸。又怕他仍要逃避,反與女兒添此病癥,真是左右為難。

  這天店中無事,便回到家中看望女兒。棣華正在倚枕憩息。鶴亭坐定,先說些閑話,慢慢提到伯和這件事來,因嘆口氣道:“論起來,這件事總是我誤了女兒。當日陳氏來求親時,你們只有十二三歲,不應該草草答應了他,以致今日之誤?!遍θA道:“父親千萬不可如此說,天下事莫非前定,米已成飯,女兒斷不敢怨天尤人,此刻只有聽其自然罷了。只念著當日同居時,陳家兩老待女兒甚是多情,此時定了翁姑之分,女兒未曾盡得一點孝心。他又不幸遇了那一班損友,學的流連忘返,女兒德薄,不能感格得他回心,此正是女兒罪案,父親何故引起過來?”①鶴亭道:“我此刻想了一個主意,且把他尋回來,也不必要他戒煙,便設了煙具,盡他去吃,擇日先成了禮,把他招贅在家,然后由女兒慢慢勸他,或者他仍舊讀書,或者在店里幫著做事也好。只是我又愁到一層:萬一他成親之后,依然如此,豈不更是為難?”②棣華道:“論理,這等事不是女孩兒家可以插口的,然而事至今日,也是無可如何,父親只管照此辦去。女兒想,古人有言:‘至誠金石為開?!搅顺捎H之后,女兒仗著一片血誠,或者可以感格得過來,也未可定。③萬一不能,那就應了《孟子》兩句話:‘莫之為而為者,云也;莫之致而致者,命也?!芪┯凶约喊裁?,斷不敢有所怨尤。此時我們不知他蹤跡便了,已經知道了他的蹤跡,倘再遷延不辦,萬一他在外面折磨壞了,就是父親也無以對其父母?!雹蔸Q亭聽了,點頭不語,良久乃道:“如此,我便去尋他來便了?!闭f罷,徑自出來,暗想:我這個賢慧女兒,可惜錯配了這個混賬東西,總是當日自己輕于然諾所至。

  --------

 ?、偬锰谜?,非盡兒女私情也。

 ?、谠琰c出這個主意只怕還好。

 ?、鄞说热诉€望可以感格,真是癡絕。

 ?、艽伺耸熳x《孟子》,一笑。

 ?、菡l知果然不出卿之所料。

  看了這件事,這早訂婚姻,是干不得的?、僖幻嫦胫?,便順著腳步,去三馬路煙館里訪卜書銘,問伯和下落。書銘道:“他近來貧病交迫,前兩天還到我這里來,借了兩角洋錢去,病的不成個樣子。②我還勸他說:‘丈人待你很好,你為甚不愿在那里?何不仍到丈人家去?他那里未必多了你一個人吃飯?!拐f:‘我不慣仰人眉睫?!畚衣犃诉@句話,倒不便再勸他了?!柄Q亭聽了,笑不得,惱不得,只是嘆氣,因央求書銘代為尋覓。書銘便叫一個伙計去尋。去了許久,回來說道:“他病的了不得,本來住在虹口廣華昌小煙館里,后來人家因他病的過重了,恐怕有甚不測,便把他送到廣肇醫院去了?!柄Q亭聽說,吃了一驚,連忙別過書銘,坐了車子,趕到廣肇醫院去看。只見伯和十分昏沉。問那伏侍病人的人要了藥方來看,開的脈案是瘧疾轉傷寒,是個險癥。急的搓手頓足,走近伯和榻前問道:“賢婿,你覺得怎樣了?”伯和張開眼睛看了一看,仍復閉上答道:“不怎樣?!痹賳査麜r,便不答了。④

  鶴亭無奈,只得叮囑伏侍的人,小心伏侍,等病好了,自當重重酬謝。說罷,自回家去。思量此事,告訴棣華不好,不告訴也不好,躊躇沒了主意。

  --------

 ?、儆行号寺犞?,不可隨意作小說讀過也。

 ?、趯懕M蕩子下場。

 ?、鬯闶撬闹練?,一笑。

 ?、軐懖∏槿缫?。

  回到家去,只得含糊說是伯和有點病,等好了就來。禁不得棣華百般追問,問是甚么???病在那里,既然病了,為甚不叫他到家來養???鶴亭被他追問不過,只得直說了。①。棣華大驚道:“這個如何使得!醫院雖說有人伏侍,那都是公眾的人,要茶要水,怎得便當?父親為甚不叫他到家來養???”

  鶴亭嘆道:“我問他說話,他都不答應了,怎么再和他說話?”

  棣華更是驚慌,也顧不得甚么了,便道:“父親,可容女兒去看他一看?”鶴亭道:“去就是了,只是不可過于勸他家來。他不愿到我家,總是另外有甚意見?此時他病的不能動了,本來不難把他抬來了,爭奈他向來不愿意的,一旦乘其不能拒抗的時候,強了他來,未免心中要動氣,病人動了氣,豈不是代他添病么?”②說罷,便叫包車夫預備。棣華帶了一個老媽子、一個小丫頭,同坐車到了廣肇醫院。

  --------

 ?、僖咽鞘种币?。

 ?、谏朴隗w貼,鶴亭非徒恃岸然道貌之長親比也。

  入到病房,只見房中支了四個板鋪,三個都空著,伯和睡在一個鋪上,病的面青唇白,瘦骨難支,緊閉雙眼。棣華由不得一陣心酸,卻說不出話來,在床沿坐下,輕輕在額上摸了一下,覺得干熱。伯和睜開眼來一看,棣華忍不住流下淚來,叫一聲:“陳郎!覺得怎么樣了?”①伯和有氣沒力的說道:“辛苦!”棣華道:“這是妾害出來的,望郎君善自調養,得郎病愈,專愿貶為妾媵,以贖前罪?!辈蛽u一搖頭。棣華伏下身子來道:“家父勸郎戒煙,本是好意,郎既不能戒,也是無妨。不知可是戒煙得的???”伯和道:“不是?!遍θA道:

  “郎君千萬寬心養病,這里不方便,不如仍到妾家去,妾當捐去一切羞怯嫌疑,親侍湯藥?!辈蛧@口氣道:“我不能動了,明日好點再說?!雹谡f著話時,便有人拿進一碗藥來道:“陳先生,吃藥了,可要我扶你起來?”棣華道:“扶起來怕不方便了,煩你拿個湯匙來罷!”那人答應,便去拿來。棣華親自拿湯匙喂著吃。此時伯和連咽藥的氣力都沒了,喂進去,便從口角里流出來。棣華由不得一陣陣的心中悲痛道:“陳郎怎樣了?”伯和嗆了兩聲道:“方才我一陣昏迷,此刻再灌,我可以咽了?!遍θA再喂一匙,偏又灑了一半在外,忙把手帕揩了。

  叫小丫頭,到后面要一碗清水來,嗽了口,叫老媽子、丫頭都到外頭去,自己把藥呷在口里噙住,伏下身子,哺到伯和嘴里去??此柿?,再哺。一連哺了二十多口,伯和搖頭說:

  “不吃了?!遍θA看那碗時,只擱了半口藥,就擱過一邊。伯和道:“你口苦?!遍θA道:“陳郎!妾心更苦呢!”說得這一聲,那眼淚便和斷線珍珠般撲簌簌落個不住,抽抽咽咽的哭起來。伯和嘆了一口氣道:“姊姊!”只叫得一聲,便不言語了。棣華道:“郎君!不可再這種稱呼。妾身已為郎君所有,今日侍奉湯藥,是妾分內事。千萬寬心調理,不可多心想這個,想那個?!雹?br/>
  --------

 ?、購那敖羞^多少賢弟。

 ?、诖藭r忽然喚轉陳郎一寸芳心,正不知打疊多少時候矣。

 ?、壑渲卸鴩谄洳槐馗幸?,體貼入微。

  正說話時,鶴亭來了,丫頭、老媽子都跟著進來。鶴亭問道:“好點沒有?”棣華道:“才吃下藥去?!柄Q亭向旁邊一個空鋪上坐下。棣華道:“此時太沉重了,不便家去。只是這瘦剩一把骨頭的人,睡在這板床上,怎生禁得???請父親回家叫人送一個棕榻來罷。這里動用東西,都是頂粗的,茶碗、茶壺之類,亦請送一兩件來?!柄Q亭道:“這個都容易,女兒先回去罷?!遍θA道:“女兒打算今天先不回去,等伏侍得好點了,明天一同家去了?!柄Q亭躊躇道:“只是晚上睡在那里?”

  棣華道:“那里還有睡的工夫,這個倒不消慮得?!崩蠇屪釉谂赃呎f道:“方才我們到后面園子里去,看見有伏侍女病人的婦人,他們另外有住房,困了時,和他們商量去歇一會,只怕也可以使得?!柄Q亭聽說,只得由女兒的便,先自去了。打發人送了棕榻、鋪蓋和茶壺、茶碗之類來。棣華叫來人先把對過的板鋪卸下,安上棕榻。一回頭看見桌上放著一副殘破的鴉片煙具,暗想這個東西如何用得,便叫來人去把店里待客的一副煙具取來暫用。來人答應去了。這些來人,無非是店里打雜、出店之類,都知道伯和是個未成親的女婿,棣華是個未出嫁的女兒。今見此舉動,未免竊竊私議,有個說難得的,有個說不害臊的,紛紛不一。①①此冒不韙而行我志者,是以難也。

  不說眾人私議,且說棣華鋪設好了棕榻,便叫老媽子幫著扶起伯和。伯和一手搭在棣華肩上,棣華用手扶住了腰,扶到棕榻上放下。伯和對著棣華囅然一笑,棣華不覺把臉一紅。

  忽然又回想道:“我已經立志來此侍奉湯藥,得他一笑,正見得他心中歡喜,我何可又作羞怯之態,使他不安?大凡有病之人,只要心中舒暢,病自易好的,我能博得他舒暢,正是我的職分?!毕肓T,索性也對著伯和舒眉一笑,伏侍睡下。索性盤腿坐到床上,俯下身子,百般的軟語溫存。又在身邊解下那白玉雙喜牌,給伯和看道:“自從失散以后,這東西妾一日不曾敢離身?!辈鸵娏?,不禁滴下淚來。棣華忙道:“妾與郎看,不過要郎知妾一向思念之苦,豈可因此傷心?”說著話時,煙具也送來了。棣華打發老媽子先回去,單留下小丫頭伺候,便代伯和燒煙。爭奈這東西向來不曾頑過,好容易才裝上了,遞給他吃。此時伯和在槍上竟不能吸了,另用一個小竹管,插在煙槍嘴上。棣華一手捧槍,一手拿燈,方才吃得下去。①①吸鴉片之苦如此。

  這一天棣華就在院里伏侍,連夜飯也不曾吃。捱到半夜里,伯和燒熱大作,囈語模糊。小丫頭在空鋪上橫躺著睡了。

  棣華十分悲苦,不住口的輕輕叫:“陳郎!”伯和清醒一陣,糊涂一陣,挨過了一夜。次日早晨,本院的醫生來看過,一面診著脈,只是搖頭,開了方。棣華照昨天的樣子,哺了藥。病人此時已是連眼睛都不張的了。午間,鶴亭帶了伴漁來看,棣華此時也不回避了。伴漁看了,也是搖頭,又取本院藥方看過道:“醫院的規矩,是沒有不開方之說,但是病人一口氣還在,總要發藥的。這個方,錯是一點也不曾錯,只不過盡人事罷了。我遇了這個癥,是不敢開方的了。鶴翁,我看你不如同他備點后事罷!只在這一兩個時辰內的了!……”說猶未了,忽聽得“訇”的一聲,猛抬頭看時,原來是棣華暈絕在地。鶴亭忙來抱起亂叫。伴漁道:“徒叫無益,快掐他人中!”

  鶴亭依言,用力一掐。棣華驀地里“嘩”的一聲,哭了出來道:“陳郎!奴害得你苦也!”①顧不得伴漁在旁,三步兩步走近榻前去看。只見伯和雙頰緋紅,額黃唇白,已是有出氣,沒進氣的了。棣華哭道:“陳郎,你看看奴是誰來?”伯和微睜雙眼道:“姊姊!我負你!”說罷,那身子便慢慢的涼了,兩頰的紅也退了,竟自嗚呼哀哉了。②

  --------

 ?、偃缏勂渎?。

 ?、谑幾踊仡^已來不及,萬古傷心。

  棣華這一場哀痛,非同小可,只哭了個死去活來。鶴亭只管跌腳,伴漁卻自嘆氣,小丫頭見此情形,慌了,也哭起來。院中人役知道人死了,便來七手八腳抬到殮房里去。鶴亭便去置辦衣衾棺槨。棣華哭得淚人兒一般,親為沐浴更衣。

  又向院中伏侍女病人的婦人,借了一把剪刀,把自己十個指甲,都剪了下來,又剪下了一縷青絲,裹在一起,放到伯和袖內,說道:“陳郎,你冥路有知,便早帶奴同去也!”說罷,大哭。旁邊看的人,也都代他流淚。①內中有知道的說:“這個還是未婚妻呢?”眾人益發稱贊。

  --------

 ?、傥乙嗫抟?!

  閑話少提。且說當下大殮已畢,在這醫院之內,不能成禮,便送至廣肇山莊,暫時停在殮房里面。棣華哭別了,跟隨父親回到家中。鶴亭只坐在堂屋里出神,棣華徑自登樓去了。鶴亭出夠一回神,嘆一口氣,正要到店里去,忽見棣華手中握著一把頭發走下來,對著自己撲懷跪下,放聲大哭。鶴亭吃驚看時,只見他頭上那十萬八千根煩惱絲,已經齊根剪下,不覺驚惶失措道:“女兒!你這是做甚么來?”棣華哭夠多時,方才說道:“女兒不孝,要求父親格外施恩,放女兒出家去!”鶴亭頓足道:“女兒!你這是何苦?我雖是生意中人,卻不是那一種混賬行子,不明道理的。你要守,難道我不許你?你何苦竟不商量,便先把頭發絞了下來呢?”棣華哭道:

  “父親!你可憐女兒翁姑先喪,小叔尚未成家,叫我奔喪守節,也無家可奔,斷沒有在娘家守節的道理。這一條路,女兒也是出于無奈。女兒此番出去了,望父親只當女兒嫁了,在陳家守寡也是一般。女兒本打算一死以了余生,因恐怕死了,父親更是傷心,所以女兒這個還是下策中之上策。父親疼惜女兒一場,將就再順了女兒這一次罷!”①說罷,放聲大哭。姨娘在旁邊解勸不得。鶴亭無奈,只得央人介紹到虹口報德庵住持處說了,擇了日子來接。

  --------

 ?、僬媸强蓱z,我亦為之淚下矣!

  到了那天,棣華先拜別了家堂祖宗及母親,望空拜別了丈夫,然后拜別了父親道:“女兒不孝,半路上撇了父親,望父親從此勿以女兒為念。倘天地有情,但愿來生,再做父女,以補今生不孝之罪?!柄Q亭到此,也忍不住放聲大哭道:“女兒,苦了你也!”棣華又對姨娘跪下道:“女兒不孝,半路上撇下父親。望六之人,動輒須人招呼,望姨娘善為護持。做女兒的,生生世世,犬馬報答大恩?!闭f罷叩下頭去。姨娘慌忙挽住回拜,哭做一團??迚蚨鄷r,棣華又抱起了五歲的小兄弟狗兒,說道:“好兄弟!你在外聽父親的命令,在家聽母親的教訓,將來長大成人,孝順父母。你姊姊不孝之罪,已經通天,你不必記念我也?!闭f得那五歲孩子也哀哀痛哭。大家又珍重了一番,棣華便起身向報德庵而去,當日祝發為尼。

  鶴亭自從棣華出家之后,終日長吁短嘆,悶悶不樂。

  忽然一天,一個人闖到店里來,對著鶴亭納頭便拜。鶴亭吃驚看時,正是仲藹。仲藹拜罷,猝然便問:“姻伯可知家兄現在那里?”鶴亭見了仲藹,心中又加悲惶,執手相見,讓到客座里坐,一面告說:“令兄已不在了!”仲藹聽說,放聲大哭道:“哥哥!不道果然是你也!”哭倒在地。良久,鶴亭含悲勸住了。仲藹方才問起家兄到此可曾成親的話?鶴亭嘆了一口氣,從當日合伴出京,半路失散說起,直說到醫院病重,女兒親往伏侍湯藥,與及出家為止,只不知伯和在津所發的橫財是何來歷。仲藹揮涕道:“我嫂嫂又多情、又貞烈,哥哥,你負煞嫂嫂也!”①鶴亭問起仲藹這兩年的事。仲藹道:

  “侄自從到了陜西,當了一年多的采辦,加之孫觀察諸多照應,好歹掙了萬把銀子,又由文童保舉了一個巡檢的前程?;罔幹?,又幫了孫觀察幾個月,才請假入京,先運父母靈柩南來,打算到蘇州就親之后,再運回廣東。今天才到,奉了靈柩到廣肇山莊,不料看見同號的一副靈柩,題著‘南海陳公伯和之柩’,心下萬分疑惑,所以急急到姻伯這里打聽,不料果是家兄。②不知嫂嫂出家之后,可還回來?報德庵男子能否進去?可否令小侄見嫂嫂一面?”鶴亭道:“庵里只怕男子不能進去。今日先室忌日,小女回家祭奠,此時只怕還在家里?”

  仲藹道:“如此,敢煩姻伯引去一見?!柄Q亭便帶了同到家里去,讓在書房坐下,叫丫頭到樓上去說知。一會兒,棣華下來,緇流打扮,面黃肌瘦,神采無光。仲藹忍不住放聲大哭,拜倒在地道:“我哥哥負煞嫂嫂,兄弟又不能早日南來,以致嫂嫂如此,今日特來請罪?!遍θA也大哭回拜道:“叔叔請起。

  這是我命犯孤辰寡宿,害了你哥哥,所以出家懺悔,想起來兀自心痛。①叔叔萬不可如此說,望叔叔保重,早點娶了嬸嬸,生下兒女,代你哥哥立一個后。未亡人雖已出家,不得為母,亦代你哥哥入肌髓也?!雹谥偬@聽了,愈是哭不可仰。

  --------

 ?、倮删`矣,貞烈之人未有不多情者也。

 ?、诖怂遭婚g哭,果然是你之故也。

  坐了一會,棣華便辭了上樓,仲藹也要辭去。鶴亭道:

  “不知賢侄住在那里?不嫌簡慢,何妨住到這里來?!敝偬@道:

  “此番出京,有人寫了封信,介紹住在德昌字號,行李已經搬去了。并且小侄即日就動身到蘇州;雖然有了先兄期喪,不便娶親,也得先見了家岳,定個日子?!闭f罷,便辭了出來,到德昌取了行李,徑到蘇州,先入了客棧,按著從前寫下的住址去查訪。誰知到了那里,已是門是人非了。問了兩家鄰舍,都說王中書那年回來,不久就死了,才終了七,他妻小便帶了女兒到上海招女婿去了。仲藹暗想:只我便是女婿,他又招甚么女婿?并且熱喪里面,那里有招女婿之理?無奈問了幾家,都如此說,只得怏怏回到上海,仍住在德昌字號里,終日寡歡。③

  --------

 ?、俚降走€是自責,一“情”字豈足以盡之!

 ?、谟嬎愕桨倌旰笫?,真是情到??菔癄€時也。

 ?、蹥w結全書也。

  號主歸荃書問知情由道:“或者他們沒有了男子,到上海投親,也難說的,何妨登個告白訪問呢?”仲藹依言,登了個訪尋王樂天中書眷屬的告白,半個月,杳無信息。仲藹更是不樂,暗想:我數年來,守身如玉,①滿望今日成就了婚姻,誰知來遲了,我的表妹不知遷徙到那里去了。歸荃書見他終日悶損,不免設法代他解悶。一日,邀了幾個朋友,同著仲藹到妓館里吃酒消遣。一時燈紅酒綠,管弦嘈雜,大家猜拳行令起來。仲藹仍是毫無情緒。忽然一個妓女豐姿綽約,長裙曳地而來,走到仲藹右首一個朋友后面坐下。仲藹定睛一看,不覺冷了半截身子,原來這人和王娟娟十分相像,不過略長了些。那妓女也不住的對仲藹觀看。仲藹忽然想起小時候和娟娟一起頑笑,到定了親時,大家背著人常說:“難道將來長大了,還是表兄表妹么?”這句話,是大家常說的。這個人如此相像,我終不信果然是他,待我把這句話提一提看是如何?想罷,等那妓女回臉看自己時,便說道:“難道還是表兄表妹么?”那妓女聽了,頓時面紅過耳,馬上站起來,對那客人說道:“我還要轉局去,你等一會來罷?!闭f罷拔腳便跑。

  仲藹此時才如冷水澆背一般,頓時兩眼昏黑,連人帶椅子仰翻在地。眾人吃了一大驚,只當他發痧,用痧藥亂救了一陣。

  仲藹道:“我偶然昏暈,并非發痧,這會好了?!睔w荃書也不知就里,忙把他送回號里去。仲藹拿自己和哥哥比較,又拿嫂嫂和娟娟比較,覺得造物弄人,未免太甚!浮沉塵海,終無慰情之日。②想到此處,萬念皆灰,即定日運了父母兄長靈柩回廣東安葬,把掙來萬金,分散貧乏親友,披發入山,不知所終。

  --------

 ?、僦弧笆厣砣缬瘛彼淖?,也足以寫盡仲藹之情。

 ?、谝徊繒?,伯和浪蕩,娟娟賣淫,豈無可寫之處?觀其只用虛寫,不著一字,而文自明,作者非不能實寫之,不欲以此等猥屑污其筆墨也。其視專摹寫狎褻之小說,相去為何如也。此所謂情天恨海!

  西江月

  精衛不填恨海,女媧未補情天。好姻緣是惡姻緣,說甚牽來一線?底事無情公子,不逢薄幸嬋娟。安排顛倒遇顛連,到此真情乃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Copyright ? 讀書網 www.799477.buzz 200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15019699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302001612號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交 青海快三走势图 北京快中彩玩法说明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福建快三走势一定牛 七乐彩开奖号码结果 炒股app排行榜前十名 那个时时彩平台好可靠 贵州快3和值中13得多少钱 云南11选5前1预测 湖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