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回 驚惡夢旅夜苦縈愁 展客衾芳心癡變喜

恨海 作者:吳趼人


  且說棣華扶了母親過來,伏侍坐下。忽見墻上貼的五彩畫張旁邊,貼了一張字條兒,正是自己寫母親病情的那張紙條。不覺暗暗稱奇,①不知貼在這里是何用意?白氏坐了一會,五姐兒掌上燈來。棣華問道:“我們住在這里,你們又到那里去睡呢?”五姐兒道:“不要緊,我在這里陪著,讓五哥兒到客房里睡去?!遍θA道:“那客人肯么?”五姐兒道:“小姐不知這鄉莊兒上的規矩,那邊客房里,常時一睡十七、八個人,都擠在一個炕上。還有人過多的時候,這屋里也住客,我就到后面搭個板鋪兒,五哥兒還不是混在客人一起么?這是常慣的事,小姐只管放心?!贝藭r白氏坐得乏了,仍復睡下。五姐兒到外面燒水,招呼那伙客人洗面、洗腳,又代客人做飯。

  一會兒,又送了兩碗小米粥進來,一小碟子咸菜。棣華見他這般殷勤,心中倒覺得不安,②伏侍母親吃了一碗,自己也勉強吃了。五哥兒回來了,說:“字帖兒都貼好了。今天外頭,好不熱鬧?、蹃砹硕嗌倭x和團,都說是趕到衛里殺毛子的。我在那里看了一會兒,到這會回來?!遍θA聽了,又是耽心,只因聽了義和團的話,不知伯和怎樣?倘使遇見了,不知可礙事。

  --------

 ?、俦艘詾榕又植豢啥嘤M,故粘之于壁也。此意不言自明,故書中亦不再提及矣。

 ?、诙嗲槿吮匾赘屑と?。

 ?、鄞说热似f是熱鬧,奈何奈何!極愁苦事,卻以趣語出之。

  再過一會兒,人靜了,白氏對棣華道“今天吃的藥,倒有點意思,此刻好多了,頭暈也輕了,那覺著輕飄飄的也沒了,只是頭痛發燒,依然不好。明日再去抓一服來吃,只怕就可以望好了?!遍θA聽母親說好點了,自是放心。因為昨夜通宵不寐,覺得倦了,便在白氏身旁睡下,一心一意去想念伯和,不知他今夜又宿在那里?這等亂離之際,不知可曾遇了強暴,又不知可曾安抵天津?……那心中忽喜忽悲,說不盡的心事。正欲朦朧睡去,只見五姐兒說道:“恭喜小姐,你家陳少爺來了!”①棣華聽說,連忙起來問:“在那里?”五姐兒道:“在外面,就來了。我同小姐去看來?!遍θA便起身同五姐兒走到門外一望,原來是一條康莊大道,那逃難的車馬絡繹不絕,那里有個伯和在內?正自仔細辨認時,五姐兒指著前面道:“小姐,你看,那邊不是陳少爺么?”棣華順著所指處望去,果然見伯和跨了一輛車檐,笑容可掬的過來。暗想:車里面還有甚人,他還是跨著車檐呢?;匮垡豢?,那趕車的正是出京所用,今天早起回了他的那個車夫,不覺暗暗歡喜道:“原來是他代我們尋著的?!币虮愀呗暯校骸安唾t弟!”

  叫了兩聲,那輛車子從自己身邊經過,伯和卻只做聽不見,車夫趕著牲口,徑投南道上去了。棣華不覺十分悲苦,暗想他一定是怪我一向避嫌,不肯和他說話,因此惱了我了。②又不好意思過于呼喚,拿著手帕在那里拭淚。忽聽得旁邊有人說道:“好忍心!姊姊一向不理我!”回頭看時,不見了五姐兒,卻是伯和站在那里,不覺轉悲為喜。正欲說話,那過往的車子內,忽有一匹牲口走近自己身邊嘶叫起來,不覺嚇了一跳。

  猛回來看時,只見眼前漆黑,不見了伯和,那牲口還在那里嘶叫。寧神一想,原來還睡在炕上,炕幾上的燈已經滅了,那伙客人騎來的驢子拴在院子里,在那里嘶叫,才知是做夢。③

  --------

 ?、佟澳慵摇倍种贝潭?,五姐兒如何認得,夢境離奇!

 ?、谑且庾R界。

 ?、鄯残≌f家寫夢境,入夢時似真似假,一至出夢,總不脫豁然驚語等語,此卻別具一格。

  回想夢中光景,伯和何故不理我?大約是我日間苦思所致。猛可想起夢中見了車夫代伯和趕車,又想起打發那車夫時曾說及所有銀子匯單都在伯和身上,不要那車夫記在心里,出去遇見,圖害了他。此刻亂離的時候,有甚王法?果然如此,可是我害了他了。我想念他,夢見他,自是常事,何以又看見那車夫呢?愈想愈像真的,不覺如身負芒刺,萬箭攢心,一陣陣的冷汗出個不住,不由得嗚嗚咽咽的哭起來。①暗想他若是因此喪生,我便是相從地下,也無面目相見,叫我如何是好?愈想愈傷心,愈傷心愈哭,把白氏哭醒了,問道:

  “女兒何事痛哭?”棣華答不出來,仍是抽咽不止。白氏嘆口氣道:“我兒,不要傷心了!萬事皆前定,但愿吉人天相,女婿平安,便是兩家洪福?!闭f到這里,頓住了不說。棣華聽了,更是傷心,幾乎要放聲大哭,白氏也忍不住嗚咽起來。棣華見母親哭了,便連忙忍住道:“母親正怕睡的骨頭又要疼了,女兒起來捶捶罷?!卑资系溃骸安惶?,不要捶,你睡罷!”棣華道:“女兒左右睡不著?!闭f罷,便坐起來,黑摸著,代母親捶腿。白氏道:“此刻甚么時候了?”棣華道:“方才聽見遠遠的打四更,這鄉莊兒上的更次,不見得準,滅了燈,又看不見表,也不知是甚么時候?!贝妨艘粫?,白氏又睡著了。棣華兀自暗暗垂淚,恐驚醒母親,不敢嗚咽,伏在炕幾上,聽著村雞亂唱,不久就是天明。②

  --------

 ?、賶魰r以此為喜,醒時卻以此為懼,真境幻境,其見解自是不同。

 ?、诙嗲槿吮匦?。

  五姐兒睡在炕幾那邊,一覺睡醒,見棣華呆呆坐著,便道:“小姐起來得好早?!遍θA道:“睡不著,半夜里就起來了?!?br/>
  五姐兒翻身起來,對棣華定睛一看道:“小姐,你哭甚么來?

  眼睛都紅腫了!”棣華道:“不曾哭甚么?!蔽褰銉簢@口氣道:

  “出門人自然是苦的?!雹僬f罷,下炕,張羅弄水洗臉。是日,又叫五哥兒去撮了藥,白氏吃了。

  --------

 ?、俑裟ぶ?,說來一笑。

  做書的有話便長,無話便短。白氏在此養病,一住就是十天,那病卻是不好不壞的,只管在那里發熱發燒。棣華是念夫愁母,寸心無有寧時,自不必說。過到第十天上午,忽然一個人走進來問:“張家店是這里么?”五哥兒答應道:“是?!?br/>
  那人道:“可有一位張太太和一位小姐住在這里?”棣華聽見,連忙問:“是誰?”一面走出房門,往外一看,卻是李富,走前兩步,請了個安。棣華這一喜,喜的說不出來,就如見了親人一般,也自忘了甚么是個嫌疑,忙問道:“少爺呢?可和你一同來?身子可好?”①李富道:“小的也因不見少爺……”

  棣華聽了,如冷水澆背一般,頓時便丟去了一天歡喜,又擔上了一擔憂愁,便退了入房。李富走到房門口,給白氏請了個安,說道:“自從那天失散之后,小的尋不見車子,又不見了少爺,思量總是往衛里去了,便雇了一匹牲口,要至衛里。

  走著走著,走到鐵路旁邊,看見好些洋兵,不知在那里做甚么。小的只看了一看,那洋兵便對著小的打了一槍,在肩膀上擦過,連忙跑了回來,下在店里養傷,②今天才好了。聽外面風聲緊的了不得,天天往衛里去的義和團也不知多少。要出來打聽,在店門口,看見一張條子,寫的是有人在這里等少爺,料是親家太太在這里,因此尋到這里,果然得見。此刻外面亂的不得了,多少人從衛里往這邊跑,衛里是去不得的了。小的打聽來,此刻只有山東地面太平,親家太太,趕緊動身才好。這個地方,只怕也不得安靜!”五哥兒在旁邊說道:“不錯,我們相近的七百戶、九百戶,都請了大師兄來,設壇學拳。我們這里,也不過這一兩天,就有大師兄來了?!?br/>
  棣華聽了,又是悲苦,又是害怕。白氏道:“少爺到底那里去了,可打聽得出來?”李富道:“料來總是到衛里去了,但得到了衛里,此時早到了上海了,親家太太早點動身要緊!”棣華道:“此刻太太病著,怎么好動身?”李富道:“不知親家太太是甚么???從水路動身不要緊,此時也只有水路太平些,若再走旱路,再像前回那樣子一來,就不好了?!卑资系溃骸叭绱?,你便去雇船罷。我頭回嚇怕了,再禁不起了,還是早點走罷?!遍θA哭著對母親道:“他還沒來,我們走甚么?”白氏強慰道:“他已經到了天津,自然就到上海去了,我們等在這里做甚么?并且我還有個主意在此,這里五姐兒夫妻都是好人,我們只要重托他,如果女婿到了,告訴他我們往山東去了,叫他也跟去。我們到了山東,也照樣寫著字帖兒,貼在通衢大路,他自會尋來?!遍θA道:“山東地方大得很,我們到那里呢?”李富接口道:“此刻逃難的人都說德州便太平,我們就到德州罷?!蔽褰銉旱溃骸斑@就可以辦得到了,倘有人來問信,我便指引他去便是?!雹坶θA道:“母親也要告訴他那模樣兒,不要錯指引了別人?!卑资闲募?,一面叫李富先去雇船,一面告訴五姐兒伯和的面貌。五哥兒告訴李富說:“這里沒有船叫,往東南走三十里,清宮莊東面,才是運河,才有船可叫?!崩罡宦犃?,便到外面,賃了一匹快騾子,加了一鞭,飛也似的去了。

  --------

 ?、偃缏勂渎?。

 ?、诳梢姎⑷瞬槐M是拳匪,洋兵所殺亦不盡是拳匪也。

 ?、奂毿闹?。

  這里白氏便叫棣華收拾行李。棣華雖然記念伯和,也恐怕母親再受驚嚇,禁當不起,只得含悲茹痛,檢點起來。①五姐兒也在旁邊幫著收拾。棣華因為五姐兒百般殷勤,此時臨別,倒有點戀戀不舍之意。②收拾好了,又叫五哥兒去多抓幾服藥,預備母親在路上吃。開發店錢,也不和他細算了,取出一錠五兩重的銀子,算了店錢。五哥兒夫婦千恩萬謝,歡喜無量。棣華又念五姐兒連日伏侍勤勞,在小指上褪下一個小小的金戒指來,給與他道:“辛苦了你幾天,留下這個給你做個紀念罷?!雹畚褰銉簢樀眠B忙萬福道:“小姐這是那兒說起!我今生受了,來世再報小姐的大恩!”④棣華道:“這是我酬謝你的意思!不算甚么,何必說報?”五姐兒吐出舌頭道:

  “小姐,你便說不算甚么,這個金器,我們鄉莊兒上人家,前一輩子也沒有見過呢!”⑤棣華道:“這里可有車雇?回來我們上船,還要坐了車去呢?!蔽褰銉旱溃骸败囀菦]得雇的,本莊劉太公家自己有著一輛車子,我叫五哥兒去借來用用,可以使得?!蔽甯鐑涸谕獯饝溃骸翱梢允沟?,我就去借來,回來我自己趕車,便送太太們下船?!雹揲θA道:“這更好了,費心得很?!?br/>
  --------

 ?、僭饲疲汉媒形易笥易鋈穗y。

 ?、诙嗲槿藷o處不用情。

 ?、鄱嗲槿吮乜犊纻b。

 ?、芗毿闹?。

 ?、莺笠惠呑尤绾?,一笑。

 ?、捭y子之功,自不必說。

  商量停當,吃過飯后,申牌時分,李富和一個船戶,都騎著騾子來了。李富說道:“船價貴得很,大點的船,動不動要二百多兩銀子才肯到德州。小的雇的是一只小船,沒有中艙的,只有內外兩艙,也要一百兩銀子。小的大膽,雇定了,人少,這只船也夠了?!卑资系溃骸爸灰孟戮褪橇?,此刻是逃命的時候,還講究甚么?”李富便和船戶搬取行李到車上去。棣華別過五姐兒,扶了白氏上車,然后自己上去。五姐兒送到車邊,代下了車簾。那船戶把騎來的騾子,拴在車上,做了個雙套車。李富自去把騾子還了主人,然后同船戶跨上車檐。五哥兒趕著牲口便走??纯醋叩饺章溽冕?,才到了清宮。船戶還了賃來的騾子,趕到岸邊時,已斷黑了。船上人打了燈籠,先接應了白氏母女上船,然后搬取行李。棣華又揀了一塊碎銀子,謝了五哥兒。五哥兒不肯接受。棣華道:

  “你今夜斷不能回去,在這里住店,也要使用,拿去罷?!雹傥甯鐑悍讲沤恿?,拜謝而去。白氏母女住了內艙,李富住了外艙,他的行李,當日失散時,本在車上,此刻便取了出去。船戶來一開艙板,把兩口小皮箱放在艙下,鋪平了,竟是一個平艙。棣華恐怕母親睡的骨頭酸疼,開鋪蓋時,便把自己的一床褥加鋪了上去,意思要就同睡在一個鋪上。白氏看見,便道:“也好,我墊厚些,你便可以用了那一副?!闭f時指著伯和的鋪蓋。棣華把臉一紅道:“我就同母親一鋪罷?!卑资系溃?br/>
  “這又何苦,天氣慢慢的熱起來了,擠在一處做甚么?”說罷,拉過鋪蓋去解。棣華道:“既然母親怕熱,又這么吩咐,我就用了他罷?!苯舆^鋪蓋開了,鋪好,又把自己的一床夾被窩支起來做了簾子,隔斷外艙。是夜,棣華用了伯和被褥,不覺情極成癡,默念雖未成禮,今日奉了母命,先用了他的衾枕,或者是他日同衾之兆,也未可知。②這一點癡念縈在心上,不知不覺,把一切愁苦,都暫時丟開,只打算將來成禮之后,如何恩愛,如何相敬。想起他在村店時,那般體貼,又是彼此同遭過這場患難,將來不知要生受他多少溫存。想到得意之處,轉覺得心癢難撓起來,遂不覺酣然睡去。不知何日始達德州,且聽下回分解。

  --------

 ?、俅穗m小事,辦多情人體貼人情處。

 ?、谇闃O成癡,蓋有之矣。然實未經人道,不知具何等慧心,遂能描摹至此。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Copyright ? 讀書網 www.799477.buzz 2005-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15019699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302001612號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交 广西快乐十和值走势图 彩票大赢家基本走势图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昆明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 辽宁十一选五最大遗漏数据 彩票计划导师套路 11选5走势图江苏 股票软件怎么看 中国福彩快3开奖 山西11选5走势一定牛